足球新闻

【急救】恐怖死亡率!埃里克森幸亏是倒在了球场内

7 死亡率 倒在 幸亏
埃里克森幸亏是倒在了球场内埃里克森幸亏是倒在了球场内

  埃里克森是不幸的,在欧洲杯这样的大舞台上,他却在比赛中出现了心脏骤停,险些丢掉了性命。

  埃里克森也是幸运的,因为他还好是倒在了球场内!

  让人不敢直视的死亡率

  2017年11月27日,演员高以翔在录制节目时突然减速倒地,年仅35岁就不幸离世。

  2016年10月5日,春雨医生创始人、网易新闻客户端创始人张锐因突发心脏病,在北京去世,年仅44岁。

  2016年6月29日,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地铁上突然倒地,不幸去世,年仅34岁……

恐怖的死亡率恐怖的死亡率

  根据国家心血管中心统计,我国每年心源性猝死者高达55万,心脏骤停的抢救成功率却不到1%。

  发达国家的标杆美国,每年约有35.9万人发生医院外心脏骤停,存活率为10.6%。

  为何心脏骤停后死亡率这么高呢?原因有两个,第一是时间紧迫;第二依赖AED设备。

  当病人出现心脏骤停之后,留给外界的抢救时间只有“黄金4分钟”!

  心跳骤停1分钟之内,若能启动心肺复苏,抢救的成功率可以高达90%左右;4分钟内的复苏成功率,依然可以高达50%;

黄金4分钟!黄金4分钟!

  如果超过4分钟的话,成功率会降至10%左右;而超过6分钟,仅4%能复苏成功;如果超过10分钟,久几乎没有存活的可能了,即便救过来,也基本会是“脑死亡”状态。与死神赛跑,形容的就是抢救心脏骤停病人。

  AED设备也很重要,因为心脏骤停80%以上都是因为室颤,这时就需要AED除颤器。看看一组数据,中国AED每10万人配备的数量为0.2台。在美国,平均每10万人配备317台AED,日本每10万人配备555台。

急救顺序急救顺序

  也就是说,不管是在中国,抑或是在医疗资源极其发达的欧美,心脏骤停患者想要在4分钟内,得到AED设备救助,几乎都是极小概率事件。

  埃里克森不幸中的万幸

  看到这里,你就明白埃里克森倒在球场内,运气是多么的好了。因为在欧洲杯球场内,有受过专业培训的队医,还有保命的AED等设备。

第一时间,人们就开始救助埃里克森第一时间,人们就开始救助埃里克森

  看看埃里克森倒地后的急救过程:

  5秒后,主裁泰勒识别出危急状况立即吹停比赛,召唤队医;

  8秒后,队医飞驰抵达;

  37秒后,携带紧急设备的医务人员冲进场地;

  52秒后,AED设备抵达;

  96秒后,开始心肺复苏;

AED等各种设备,在1分钟内就抵达埃里克森身边AED等各种设备,在1分钟内就抵达埃里克森身边

  看看,每一个环节都是最快的,也是最完美的。赛场里的医疗救助,让人叹为观止。第一时间的现场医疗方面,不只是简单的应急救治,而是非常专业的血氧、心电、 静脉通路、氧气,除颤仪等设备的齐全保证,同时急救人员的操作也非常专业,14分钟的抢救过程没有一个环节犯错。

  所以说,埃里克森能倒在这样一座球场内,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这里有学习过急救知识的队友、裁判,因为这里有受过专业训练的队医,因为这里有齐全程度不比救护车差的急救设备。

  设想一下,假如埃里克森如同普通人那样,倒在了急救资源极度缺少的家里或者街头,那后果恐怕将是不乐观的。因为即便是医疗发达的美国,院外心脏骤停患者的存活率也仅仅只有区区10.6%,而中国是1%。

    从这个角度来看,埃里克森也是幸运的。

发现有人心脏骤停后,应该做的事情发现有人心脏骤停后,应该做的事情

  这种幸运程度,甚至是可以成为大的社会新闻的。北京的一个羽毛球馆,就曾出现过一个惊魂事件,一位中年男子在打羽毛球时突然倒地。恰巧边上有几位协和的医生也在打羽毛球,恰巧这座羽毛球场也配备了AED设备。所以,经过协和医生们对这位男子进行4次除颤的过程后,他恢复了心跳。然后,他才有机会被急救车给送往医院,此事也因此成为了一则社会新闻。

  埃里克森的遭遇,就如同北京羽毛球馆的这位男子一样,他们都是无比幸运的。

  反思和学习

  普通人可没有埃里克森那样的幸运,所以为了增加心脏骤停患者的抢救成功率,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该学习一些相关的急救知识。通常而言,救护车的平均抵达时间为10分钟。所以现场目击者对心脏骤停患者的急救,就成为了救命的关键。

每个人都该学习急救知识每个人都该学习急救知识

  但数据却是触目惊心的,美国公众急救普及率为25%,瑞典为45%,澳大利亚为50%,日本的中学生为92%,而中国目前还不到1%。所以,为了以防万一,为了身边人能够多一个保障,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学习一些关于心肺复苏的急救知识。

中国的AED设备密度还差的远中国的AED设备密度还差的远

  也希望有关部门,不仅仅要去推动心肺复苏急救知识的普及,还应该增加AED设备在公众场合的配备密度。这既是一个社会的良心,也是我们每一个生命的保障。

  (疾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