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新闻

【亚足联】马德兴:12强赛是主客场or赛会制?亚足联都没答案

张伍绍祖 3 亚足联 国际足联 比赛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参赛队已经全部产生,各队都在等待着7月1日的抽签,以便更有针对性地拟定备战计划,更好地进行准备。不过,鉴于目前全球范围的疫情,12强赛能否如期按计划以主客场制顺利展开?坦率地说,恐怕连亚足联都没法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尽管12强赛的赛程以及赛制早在三年前就已经完全敲定。一个现实情况是:亚洲境内不同国家和地区之间的疫情以及各自的应对举措让各队的备战以及出行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当中国男足结束阿联酋战事返回国内时,目前正在苏州接受隔离。实际上,接受隔离的并不只是中国男足,特别是东亚大区的球队。此次40强赛八个小组中,除了日本、韩国两个东亚国家承办之外,中国因为突发变故而改到了西亚,这使得其他六个小组的比赛全部都在西亚进行。相比而言,西亚各国和地区因为对疫情的管理模式与我们国内存在着不小的差异,因而,像参加12强赛的球队中,西亚球队如阿联酋队、沙特队、叙利亚队、伊朗队、黎巴嫩队、阿曼队、伊拉克队等基本都不存在赛后“隔离”一说,而像阿曼队、黎巴嫩队还前往多哈继续参加年底的阿拉伯杯赛资格赛。

  但东亚大区的情况则完全不同,像韩国、日本因为在本国进行赛事,40强赛结束之后,国内K联赛与J联赛都已经全面恢复,征战亚冠联赛的队伍则已经出发为亚冠而战。而澳大利亚队在离开科威特之后,回国的球员需要进行隔离;越南队则是回到了胡志明市,同样需要接受隔离,只不过采取的方式与中国男足不同,采用的是“7+7+14”的方式,即在胡志明市指定的酒店里进行7天医学隔离、然后7天在家自行隔离、14天自我医学观察。

  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类似像这种隔离的举措恐怕全球范围内的疫情不改变,就将一直持续下去。即便是像韩国,像先前韩国女足赴苏州参加奥运预选赛、男足在3月下旬赴日本参加一场国际A级赛,赛后回到韩国之后,都直接拉到坡州基地内进行至少7天的隔离,之后还有医学观察期,等待。这就是说,至少在东亚大区(包括东亚以及东南亚)范围内,如果12强赛按照事先设定的赛制与时间表进行的话,“隔离”恐怕是无法避免的,毕竟各国和地区从自身的防疫抗疫角度出发,都是可以理解的。

  不止是“隔离”问题,各国和地区在疫情期间所实施的标准与要求是完全不同的,就像这一次中国男足不得不从苏州移地阿联酋,就是这种不同标准所致,可是,这些客队中的人员是符合国际足联、亚足联的参赛标准的。假设未来12强赛中,再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又该如何处理?要知道,40强赛相比而言因为各队实力上的差异,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影响不算很大。但到了12强赛阶段,每一场比赛、每一名球员对参赛队伍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毕竟是直接关系到能否进军世界杯的大事,而且每一支球队都需要考虑“国家利益”、都强调“国家利益”,届时肯定据理力争、决不让步,甚至有可能会引发外交上的争执。这样的事情,以往亚洲足坛并非没有发生过。

  当然,类似像国际航班不便之类的事宜,就更无需多言了。而且,就在数天前,亚足联秘书长温莎就亚足联二级俱乐部赛事——亚足联杯小组赛东南亚区三个小组的比赛事宜公开表示:迄今为止,三个小组的比赛尚未找到主办地,而且中立地也没有会员协会愿意承办,所以,最糟糕的结果就是取消东南亚区的小组赛。这恐怕也是疫情所致。东南亚也属于东亚大区,越南队将是征战12强赛的唯一一支东南亚球队,越南的两家俱乐部球会将出战亚足联杯小组赛,但越南的球会都不愿意承办,其实已经很说明问题。

  澳大利亚队主教练阿诺尔德在球队出线之后曾这样说道:“你问我下一步?我说实话自己都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是否在今年年内可以在澳大利亚境内参加比赛,更不知道如果是在海外进行比赛的话,究竟会在哪里进行。我完全没有概念。”澳大利亚队正式受制于国内的防疫政策而放弃了40强赛的主办机会,而澳超的三家俱乐部球会都宣布退出了今年的亚冠联赛。

  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据称,12强赛中的不少足协已经向亚足联明确表示:很难按照主客场制的方式打完12强赛,最好还是采用类似40强赛第二循环的那种赛会制,相对比较安全一些、可操作性也更强一些。

  实际上,对于12强赛如何进行的问题,不管是中国足协抑或还是其他参赛队都甚为关心,而且也一直在不断地与亚足联方面保持沟通。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亚足联给出的说法还是“没有‘B方案’”。

  其实,站在亚足联的角度考虑,确保所有参赛运动员、教练员以及官员的健康、安全,当然是目前疫情下办赛的首要原则。但另一方面,亚足联其实也不得不考虑自身的现实情况,特别是商业利益问题。受到疫情的影响,全球范围内的足球产业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亚足联也不例外。亚足联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赛事的电视转播权以及赞助。这其中,“最大头”就是世预赛,甚至超过亚洲杯赛本事。而且,亚足联也是按照早就拟定好的赛制、赛程展开营销的前期工作。如果突然改变赛制,则商业方面所蒙受的损失,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会令亚足联“破产”!过去的2020年一年的情况就已经给出了很好的说明。

  所以,某种程度上,亚足联是不希望改变现有赛制的。当然,这不是在说亚足联“要钱不要命”,而是想说,在可能的情况下,亚足联考虑的问题肯定更广泛、更全面,而不会仅仅只是站在某一方的角度。如今,亚足联给出的说法“没有B方案”也确实是一种真实的情况,因为恐怕连亚足联都没法确切地知道接下来的12强赛将如何进行。

  而且,12强赛与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比赛不同。像世预赛亚洲区第二阶段40强赛与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二阶段比赛“合二为一”,拿到12强赛参赛权的队伍已经拿到了2023年亚洲杯赛的入场券,但从12强赛开始,这项赛事完全由国际足联负责主办、亚足联仅仅只是承办,属于“代管”性质。随后几乎同一时间展开的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比赛才是亚足联主办的赛事,所以,为什么在40强赛全部结束之后,亚足联早早地就宣布2023年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比赛的竞赛方案不变,但竞赛时间已经进一步后延了。

  按照亚足联最初提交的竞赛时间表,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小组赛定于今年的11月16日展开,但如今已经延后至2022年2月1日展开。小组赛总共6轮比赛,全部都将在2022年进行,至9月27日结束,产生另外的11支出线队。加上通过40强赛已经产生的12支队伍以及东道主中国队,共24队参加定于2023年6、7月间在中国进行的决赛阶段比赛。

  亚足联之所以将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比赛的时间延后,恐怕也是着眼于目前整个亚洲范围内的疫情现实,希望能够多出一些时间,不仅仅是给各队更多的准备时间,更希望像疫苗等各种防疫抗疫举措能够产生效果,让足球能够恢复正常。

  但是,12强赛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这一方面是国际足联负责主办的赛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有严格的时间限制,毕竟卡塔尔世界杯赛的时间表早就敲定,参赛队的产生不仅仅只是亚洲范围内,还涉及到跨洲附加赛,国际足联的设定的时间是在2022年6月份之前结束全部预选赛,以便32支队伍能够有时间备战决赛阶段比赛。所以,“B方案”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亚足联一家可以做出的。

  尽管不少足协都提出希望12强赛沿用赛会制,这或许是一个看上去较为可行的方案。但是,一旦采用赛会制的话,将产生的连锁反应恐怕更大,而且不仅仅只是亚洲这个层面,甚至有可能会动欧洲足坛的“奶酪”,这是国际足联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姑且先不说“赛会制”的主办地问题,一旦采用的话,首先带来的问题就是时间。众所周知,国际足联设有“国家队比赛日历”(MEN’S INTERNATIONAL MATCH CALENDAR),在这个指定的国家队比赛日期间,各俱乐部需要无条件放人。今年5月31日至6月15日,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之所以可以在这个时间段内进行最后四轮比赛,是因为国际足联早在2020年9月的理事会会议期间就提前做出的决定,即将原定的5月31日至6月8日这个国家队比赛周期延长一周,而且规定最多进行的比赛场次为4场,目的就是为以后可能出现的变故提前做好准备。结果,至2021年2月下旬,这个比赛周期就被利用上了,应各会员协会的要求,40强赛延期至今年6月份进行。

  换而言之,假设12强赛要采用赛会制的话,首要推荐就是必须有足够长的“国家队比赛周期”,时间足以安排进行12强赛的轮次。但根据现有的国际足联“国家队比赛日历”,从今年下半年起,已经没有像今年6月份那样的“大比赛日”也就是可以进行4场比赛的时间了,都是最多只能进行2场比赛的“小比赛日”。[详见下表]

  这就意味着:如果采用外界所希望的赛会制的话,国际足联就首先需要召开理事会会议,专门就给亚足联增加或调整国家队比赛日进行审议通过。但这显然不现实,因为这很有可能会引发其他各个大洲的意见,尤其是欧洲的各家俱乐部,这将影响到欧洲各国和地区联赛的正常进行。站在国际足联的角度,当然不会干这种事情。

  而这其实也引发另外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海外球员的问题。早在1998年法国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比赛采用主客场制之前,像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以及1994年美国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时,就是分别在新加坡与卡塔尔进行。中国稍年长的球迷印象很深,特别是89年狮城之战,中国男足两次遭遇“黑色三分钟”而“只差一步到罗马”,而近邻日本队则遭遇了类似中国队的“多哈之夜”而无缘历史性出线。

  疫情之下,似乎此番重启“赛会制”,就是回归30年前。可是,时代已经完全不同了。那个时候放眼亚洲,能有几名球员可以在欧洲俱乐部踢上球?但30年后的今天,以韩日为代表的东亚球队、以伊朗为代表的西亚球队,另外还有澳大利亚队,这四支球队连续代表亚洲参加了2014年、2018年世界杯赛,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如此多的球员分布在欧洲各职业俱乐部,特别是日本和伊朗、澳大利亚,完全可以组成“全欧班”参赛。

  如果12强赛不是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进行,这些在欧洲效力的球员就无法回国勤王。这就好比现在的中国队如果没有武磊加盟,中国球迷能够答应?而放置于其他球队,又何尝不是如此?于是,赛会制又何以展开?

  当然,对于那些西亚特别是阿拉伯国家而言,他们肯定希望是赛会制,因为他们基本没有海外球员,是否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进行,对他们而言根本就无所谓。而且,他们肯定希望最好放在西亚进行,这样对他们更有利。但是,以韩日澳伊(朗)为首的这些强队,能够同意吗?换做是中国队和中国球迷,能够答应吗?

  所以,12强赛采用赛会制?恐怕基本没有可能。于是,剩下的恐怕就只能是按照既定的时间表以及赛制完事。在这种形势与情况之下,各队的自身问题或困难就只能是“自己扛”。对中国男足而言,面对目前国内的现实情况,同样不例外。